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 Avenger:Infinity war】受限於經驗法則的政治正確

整體來說,這部電影是薩諾斯的個人秀,(電影的最後一則字幕可以證實,晚點看、或等二刷的人記得確認一下。)


本來以為像【奇異博士】那樣思考生命之存在的大哉問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漫威電影了,但這議題其實有點虛無飄渺、有點賣弄,反觀本集卻是藉由薩諾斯這個腳色,將當代世間各種形形色色、但又有個共同點「只懂得用自己那極為有限的經驗法則去實踐自己自以為的政治正確」的悲哀人物,全都濃縮在他一人身上、但又放大到極致。

有多極致?──這類人總喜歡聚焦談論自己經歷過的哀傷、或研究過的災難,但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咀嚼或深思事情時所用的觀點狹隘與偏激,沒有勇氣像美國隊長那樣貫徹「忠於自己的能力範圍而不僭越」「要失敗,就大家一起失敗」的選擇獨活後,還把這樣的經驗扭曲成「群眾不值得自己浪費時間去溝通或與之合作,只要自己憑絕越的能力一意孤行即可」的許可。

而且特效不會讓人眼花撩亂,動作線條理分明好懂,即便只是在畫面上一閃而過的蜘蛛人,我們也知道他幹了些什麼。

除了大勝【奇異博士】之外,真讓人會覺得「為什麼英雄不再多一點呢?」


簡單來說,我所謂「當代世間的濃縮與極致」就是「只知道追求毀滅的力量」。

用一種抽象且荒唐、有點卡夫卡式的觀點來整體形容,當代的各種政治正確只是在「找個理由來毀滅人」「毀滅的齒輪不停轉所以要不停地送東西進去讓它碾碎」「一批又一批的人以滿足這個齒輪的轉動為人生志願但毫不自知」。像....女性主義者喜歡毀滅父權,人道主義者喜歡毀滅種族偏見或隔離主義.....乍看之下他們是好人,但他們的本性與思考方式很多卻很邪惡,只是剛好站在一個巧妙的位置或立場所以避開了這樣的質疑與檢視。

但「追求毀滅」真正的問題在哪裡?

無限寶石如此驚人的力量,宇宙魔方在地球人眼中是無限能源的可能,奧創也懂得用心靈寶石創造了幻視,奇異博士更是將時間寶石的各種可能性與面向發揮到一個極致,但薩諾斯拿到了寶石之後只會做一件事:毀滅。

但其實這些人(或說是薩諾斯)只是看不到自己的渺小,以為自己的創見是絕對的答案、應該值得被投注一切的資源好實踐它。

「糧食不足,創造糧食啊!笨蛋!」但即使強如浩克或索爾大概也不知道怎麼真正填飽自己,而一心只知道追求毀滅的薩諾斯竟然不知道回頭用無限寶石填補自己內心真正的空虛,(他連奧創都不如,)──所以某些形而上的的道德教訓會告誡大家不要去使用「毀滅」這東西。──甚至足以撼動無限寶石的力量在本集有現身,但它終究是毀滅的力量,所以.......進戲院看吧!

反正總之因為所以......不能暴雷啊!就這樣!


【飢膚Replace】純粹獵奇的大膽之作




電影用了一個很有趣的劇情概念:有天一覺睡醒後,怪物忘了自己是個怪物,以為自己只是個普通的、被奇怪惡疾或詛咒殘身而扭曲了性格(或肉體慾望)的可憐人,然後就一直掙扎於想要擺脫惡疾或詛咒,但為了跟時間賽跑又不得不妥協、屈服於被扭曲了的性格(或肉體慾望)......但漸漸的,怪物發現自己竟然很能適應如何妥協、如何滿足那扭曲了的性格(或肉體慾望),好像天生的性格並不是被扭曲,反而是被醫治、被填滿.......

就好像「忒修斯之船」這個哲學假想一樣......我以為所謂的哲學假想,是指「問題的答案不重要,思考這個問題、去經歷跟體會思考這個問題時會使用到的觀點,本身就是目的。」所以重點並不在於「忒修斯之船是不是真的同一艘船」,(因為表面的答案的判斷標準本身很主觀,所以自然不可能會有客觀答案,)但人如果是「船」,那請問失去了記憶、迷失了本性的怪物到底是個怪物,或只是個困惑的人類?

不過這反而不是本片的重點。女性主義為什麼會是這個世紀學術的顯學,這部片大概可以作成另一種哲學假想,這恐怕才是它的重點。


(請注意!這是電影!電影本身不能作為理論或證據,只能說是一種臆測與觀點,它很曖昧,就好像我接下來寫的東西一樣。)

皮膚在電影中,似乎可以泛指一切構成人的抽象元素,比如性格、記憶、觀念。

主角的皮膚會出問題,因為那本來就不是正常人應該擁有的皮膚,或說那不是正常人應該擁有的性格或觀念,這東西反映的是人們對「新」的異常渴望。

「只要是最新的,我就想要。」「老舊的部分,是一切問題的癥結,只要換掉它,問題(我那失敗的人生)就可以迎刃而解。」雖然女性主義者不能跟左派、進步(退步)左派、甚至所謂的左膠畫上等號,但事實是這些人正是今日女性主義在學院外最大的(自稱)支持與追隨族群,(注意!只是自稱而已!這些人絕大多數根本不在乎女性主義的精隨,只在乎形式,只在乎有個標語旗幟可以在自己反體制時揮舞。)


表淺的元素可以看到:(曾經擁有過的)青春與美貌是女人之所以自我感覺良好的東西,(就好像某些流派的女性主義控訴所有男性「天生就對自己擁有陰莖感到驕傲而瞧不起女性」,)所有一切為了維持或加強青春與美貌而作的努力都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別人。

「這是為了彌補被丈夫拋棄而受損的尊嚴,」但這是假象、這是謊言,女人終究選擇了擁抱自己的虛榮心與慾望,而不是所謂的情感,甚至將過去擁有的情感視為生命的累贅,而像男人一樣追求另一個更年輕的女人。


對了,本片同時結合了蕾絲邊(色情)和戀屍癖(對新鮮屍體飢膚的渴望),這類型電影在台灣本來就不太受歡迎,雖然有小眾的死忠追隨者(不敢說這些人是愛好者),但電影行銷時沒有想到利用這一點,非常可惜。




(本片用了這首歌的重組翻唱版本。)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驚爆銀河系Galaxy Quest】令人厭煩的明星學

關於標題...簡單說,其實我很討厭這部電影。

不是提姆艾倫對我來說有點過氣了,也不是我不欣賞山姆洛克威或亞倫艾克曼,更不是因為我不喜歡【星際爭霸戰】系列或這種「惡搞兼致敬」的電影,只是──這電影就是種好萊塢電影的故事在觀點單一膚淺的濫觴。


今天的好萊塢是形式上的左派當道。表面上凡事必稱「女權」「人權」「貧困者」為重,偏偏真要把這些觀點融入電影故事中又每每成了四不像,被業外人士當笑話算是好的了,重者可能讓演員、編劇、導演、甚至電影公司的名聲形象蒙上一層灰。

因為業內的人絕大多數不懂業外的世界。

不管故事主人翁所處的背景是在哪個領域,其實大多空有其型,而不知道這裏頭真正的秘辛或精髓。

政客絕大多數的辦公時間都花在「站在窗前看著景色盤算各種陰謀詭計」,但其實政客絕大多數的時間是聽簡報、看報告、寫公文、批核公文.......不過編劇不懂,所以就讓政客站在窗前就好。


因為「美國夢」這個口號喊得太響,所以好萊塢的人很容易把自己在成名、成功、或僅僅只是小有穩定的成就以前所吃的苦過度放大,但就好像【大明星世界末日】中講的一樣,「我們的薪水其實很不錯!」──真要他們去體會那些生活很貧困的人要經歷的日子,能作到的人非常少,硬要去碰這個題材,在觀眾理解到劇情的用心以前,可能已經無意間讓一堆想要尋求「寄託」「解放」的社會底層觀眾玻璃心碎滿地。

(所以貧窮人家幾乎都有個酗酒或情緒問題的老爸老媽,不然就是單純的因為「他們不是白人」,好像這是他們生活中最主要的災難。)

不想讓觀眾玻璃碎心滿地,又希望劇情可以有些看似人性與情感的激盪起伏甚至是衝擊,那仍然免不了要有著「正處在各種痛苦、失落、或不滿中的人」,到哪裡去找這樣的人?.......演員、編劇、製片,這類人似乎就成了首選。(很奇妙的是「導演」通常「out of menu」。原因?自己揣摩吧!不然給個提示:史匹柏與梅根。)


這種做法絕不是「好壞參半」,綜觀今日喜劇片的整體評價就知道,──好萊塢的喜劇已經名存實亡(竟然要靠漫威在超級英雄電影中讓超級英雄講笑話來證明「編劇們還有在寫喜劇」),只剩下名為惡搞或無厘頭搞笑的東西而已了!

(當然還是有不錯的喜劇,這些年還是看過一兩部,但也就這樣而已了。)

只能說.......如果功成名就只讓自己學會傲慢待人、或抱怨自己「才華並沒有被放在真正妥當的位置上」,還可以有第二次機會去學著改正自己的品格、換個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但現實中的人動輒要因為政治不正確發言(或僅僅只是被別人過度解釋後定義為政治不正確)而成為笑柄、失業、甚至身敗名裂,我寧可還是看到他們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揣摩我的人生吧!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超自然檔案 Supernatural】Every time we get close..... S13E18

這句台詞真是無比精妙.......

大哥Dean和被骨沒人格的Ketch走進了另一個維度要去解救困在那邊的母親和姪子Jack,計劃不如預期,但找到了意外可靠的舊(新)盟友、見色眼開的女同志查莉Charlie。趕在維度通道關閉前回來發現......地獄的代理總管阿斯摩太Asmodeus竟然帶著手下闖進他們的基地要抓肉體與精神都虛弱的大天使加百列,(對!他沒死!這傢伙竟然從第五季躲藏至今,)但偷雞不著蝕把米,僅僅只是一點點的休息調養後的加百列只靠一招就把阿斯摩太打得連灰都不剩!(這老兄囂張了幾十集,這個下場讓我看得很爽!)

消滅了一直虐待自己的仇人後,加百列只表示自己真的不想過問世事,如果另一個維度的大天使米迦勒想要入侵這個維度,他寧可相信溫徹斯特兄弟的本事也不想自己跳進來參戰,然後就消失了。

但大天使的能量是打開維度通道的必要條件,加百列(天下第一躲貓貓之王)一走,幾乎表示他們再無機會打開通道了。


大哥聽到這件事,氣得拍桌大罵「Every time we get close......」

這話表明他很清楚這件事情並不是「任何人」的錯,如果硬要說有人有錯,那也是大家一起承擔這個錯誤。

自己不該焦急地想要穿過通道,但如果多等待,肯定會錯過救援查莉Charlie的機會;而且如果不治療好加百列,又有誰能消滅阿斯摩太Asmodeus呢?

不管是親弟弟Sam,或親如兄弟的天使Cass,甚至是大哥Dean自己,沒有人有能力去扭轉這個結果。

但Dean並不是因為意識到這點所以這樣說,而是因為他打從心底將大家視為一個團隊、一個家庭。

成功,必須要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如果無法避免失敗,那就大家一起走向滅亡。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懼嬰Still/Born】不可以不相信女人喔!不管她們的行為再怎麼瘋狂!(有輕微劇透)


加拿大出品的電影....電影在概念設計上很像前陣子的【鬼壓床】,將某種古老傳說或迷信給實體化。

但【鬼壓床】已經算是很失敗的電影,本片又更等而下之。

為什麼?

簡單來說,這部電影乍看之下是部藉機講述孕婦心理壓力的恐怖片,但它完全忙著在敘事上偏袒女性,認定男性「不理解女性生育的痛苦跟偉大」「要女性屈居在家中當生育機器好讓自己可以全心全意在外面追逐自己的雄性權力慾望」。

雖說電影本來就不該太考慮客觀的合理性,觀眾觀影時坐在椅子上(甚至是離開戲院後)可能會發出那些「為什麼不這樣做」的質疑與嘲諷,應該以無視為優先處理策略。

但這種策略是有下限的。

電影中,惡魔的聲音可以被錄音機捕捉,女主角似乎無意間捕捉到了惡魔的聲音,──當她絕望的對著錄音機哭訴、以為自己只是在徒勞無功的自言自語時,惡魔其實都有回應、也都被錄音機捕捉到。──也就是說「並不是因為外界不相信她而將她逼上絕望」,其實尋求幫助的機會曾經就握在她自己手中,但她卻沒有好好把握。


為什麼開頭要提到加拿大呢?因為在這個國家,男人如果打電話去家暴專線哭訴說自己遭遇了家暴,電話另一頭只會冷冷的回應說「男性只會是加害者」然後掛掉電話。──這是個「可以這樣對待男人」的國家,而這種編導手法基本上已經達到了所謂的「敵視男性」的程度了。

為什麼太太要在家帶小孩?夫妻是否有溝通有默契?...電影不明講、從沒有在故事中真正表明女主角的想法,只是將她可能因為經歷了恐怖的事件後的不安和她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真正的想法混淆在一起。 (我不知道編劇導演是否刻意這樣做,但這不是重點,因為這是結果。)

這其實挺新鮮的。因為最近看的電影其實在性別或女性困境這塊領域上,大多以顛覆女性主義常態論述為主要手法,除非是「以過去的女權或女性事蹟」為主題的電影,不然都應該視為一種「負面評價」的觀點。但本片完全排除了「評價」這件事,就毫無顧忌與節制地把女性主義的觀點拿出來甩在觀眾臉上、期望觀眾光是看到這種東西就會滿意的點頭走出戲院.......

評價遭不是沒原因的。(我不是在說電影,我是說今日絕大多數的女性主義運動。)


至於標題,這部電影從發想到劇本完成,應該都在最近流行的「MeToo」運動之前,所以我不想指責這部電影在鼓勵、甚至強迫大家「一股腦的接受所有指控」,我只是借題發揮而已。


【毀滅大作戰/狂暴:世紀浩劫/末日困獸戰 Rampage】帝國主義就是棒!






為什麼野獸要接受人類的文明價值觀?為什麼要學著去理解人類的手語指揮?

如果沒人吐嘲這點,那我要為人類普遍的動保知識與精神水準感到擔憂。

雖然說這是電影、雖然說這背後有實務上的優勢(例如可以理解動物的心理),但這種行為就好像在講「你們這些落後物種的本性(和基因)本該隨我們這些高等人種宰制,看我們是要滿懷惡意(像開公司的兩姊弟)、還是充滿善意跟愧疚(例如主角),畢竟你們本來就只是種覺得對著女性亂開黃腔沒什麼不可以的生物啊!」

我不是在說那些自稱「女性主義者」的「麥卡錫主義變形蟲」對男性的觀點,我是在說「尊重是擺在心裡、油然而生的,如果非要對方具有跟自己同等的武力或威脅力,或對方的背後有跟自己同等的武力或威脅力做後盾,自己才會曉得節制自己的手、不要對著對方的文化精神價值觀甚至是肉體為所欲為,那這不叫做尊重。而這種尊重的精神不該只適用於人類,而是要廣施於所有萬事萬物上。」

就好像空氣不會阻止你吸它,但這不表示你可以亂消耗它、亂汙染它;當你在消耗或取用任何人事物以前,請試著最低限度的去理解這東西,不要好像它的耗損不值得你放在心上。(莊子‧齊物論「夫隨其成心而師之,誰獨且無師乎?奚必知代而心自取者有之?愚者與有焉。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適越而昔至也。是以無有為有。無有為有,雖有神禹,且不能知,吾獨且奈何哉!」)


本片其實並不算非常精湛。

像動畫缺點頗多,狼的質感很糟,(但身體結構設計很讚!)白猩猩喬治一開始很明顯跟背景格格不入。

劇情雖然很有創意,──這是典型的「所有人都被科學怪物殺光光後,科學怪物從禁閉所中闖入人間」B集科幻片續集,差別在於...它不是續集,而是正傳,這裡大概也不會有前傳,──但轉折做的很草率很俗氣,雖然這本來就不是需要什麼深刻感人或熱血沸騰的電影,但我也不是說它糟,我只是說它真的不算精湛。(頂多只是沒有明顯缺點而已,但絕對看不出來有什麼優點。)

人物的結構倒是挺有趣。

主角並不是真的討厭人,那是種另類的心靈創傷兼自我厭惡,就好像男人信女性主義、被「男人是惡、女人是善,邪惡一直在欺負善良,」這類毫無道理的言論轟炸洗腦後開始忙著自我否定、卻完全想不出該怎麼自我改善或去反向影響社會下,所發展出來的憤世忌俗偏激行為。

怎麼又提到女性主義了.......但講真的,這片對女性主義慣常宣揚的性別認知狠狠地甩出了兩個巴掌。

主動挑逗男性的是女人。(不暴雷,雖然不是很重要。)

這世界上有比女人的安全或自信心與自我意識更重要的東西。(不暴雷,雖然不是很重要。)

女人也有相對的犯罪能力,不管是偷東西、或是主動開槍殺人。

該死的就是該死,不可以因為是女人就對她客氣。




應該沒有人不知道這是幾十年前的經典街頭大型機檯電玩遊戲改編吧!(這幾年好樣還有重新復刻後發行。)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一拳超人 One Pounch Man】英雄協會大左派

在長達90多頁的第130中,看到泥沼怪人走到作為人質的瓦剛麻和鼻涕雄前講出「連King也會被殺掉喔!」這種話,我第一個想法是「正常十歲小孩子聽到這種話會精神崩潰吧!」

把這想法分享在網路上,網友Jack看了立刻說了句「反正碰到崎玉還不都一拳搞定」, (簡短的)討論就這樣開始了。

「正常小孩子不知道琦玉存在阿!」

Jack:「yup,國家政策失敗。」

「(思考機能像童帝一樣忽然混亂)怎麼忽然擴展成左派/右派的問題了?」

Jack:「你知道的,英雄協會這種東西成功與否其實是一種國家政策問題。在那個世界裡面無能的人成為S級前十,而真正的SS+卻得從C級開始,還因為沒辦法認證功績只能長期待在B級,這就反映了他們根本沒把制度弄好。」

「 主角根本不是什麼英雄啊!他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興趣使然,但講白了,他其實跟怪人沒兩樣啊!根本就是因為想逃避現實或性格扭曲到了極限就產生了變異。(這些話跟我們目前的主題一點關係也沒有。)」

「 雖然現有的體制很官僚、效能很差,但比起這些毛病,至少他們沒有大方承認主角這樣的英雄。如果承認這種英雄,那惡狼就是正義了!(這不就是惡狼在反感的事情嗎!凡事都力量掛帥!有力量就是正義。)(這些話一樣跟我們目前的主題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是覺得英雄協會是民間自發組織,在這類管理上有疏漏在所難免,(它就像是自由市場為了彌補政府不足而自發產生的商品,而且是由使用者自由選擇付費的方式來獲取利潤或營運經費。)」

Jack:「啊ㄅ過他們有半官方性質啊!」

「所以我很討厭左派。即使是民間自由性組織,當你走向過度權威或高度組織化,就會變成一種類似政府的東西。你做...違反自由主義(反政府干預),你不做...違反企業競爭的根本目的(提供越來越好的服務)。這種自爆爭論或原則...就別再堅持啦!」

「除非這是薛丁格的貓的自由主義。」

討論完畢。


我覺得人應該要駕馭理論,而不是反過來被理論框住。

拿醫療來做例子吧!「盲腸發炎要不要割?不割的治療程序很麻煩、又有一定風險,但割除了未來腸道癌症的機率會明顯增加。」這例子中其實有兩種醫療理論,就好像左派與右派一樣,一是凡事主張人為介入(例如割除),或盡可能維持自然功能(例如讓人體免疫有機會維持完整或主動地位)。

但今天主張割盲腸的醫生未來應該要在其他所有醫療案例上都否定消極的免疫或藥物治療嗎?而不主張割除的醫生是否要堅持消極的免疫或藥物治療嗎?


(我以為)人之所以要在理論上有個統一的策略,不要淪為「此一時彼一時」或「雙重標準」,原因很複雜...例如「雙重標準」──人要能跟其他人互動來往,其中一個必要條件就是個人的反應的大方向大原則要能讓他人掌握,例如脾氣即使火爆,但只要大家掌握到這點就有辦法跟脾氣火爆的人互動,即使結果是乾脆遠離這個人。

所以如果一個人的標準不一、讓人難以掌握、或讓人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應付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假人,導致大家選擇乾脆別跟這個人來往...這應該不是個人所期望的結果吧!(刻意搞孤僻的人無法用我現在的模式討論,所以「不考量」。)

簡單來說, 我的根本想法是:人應該是要活的務實,而不是把自己的生命拿去塞理論框架。反過來說,如果這樣做反而務實,那塞理論框架也是可行的選項。(要優先考量務實,而不是理論框架。)

不管是左派理論或右派理論,這兩者都沒有任何一個是可以完整完美解釋今天人類社會的運作法則,根本都還達不到務實的水準,兩者都還需要不停進化改善。所以如果你/妳支持或偏好某派理論,應該是要起身去補足它、讓它更好發揮作用、有更多的實務經驗,而不是闡述大家「為什麼應該要反對相反的理論」。


不過會這樣想的原因,我發現根本原因是因為:我還認為自己的人生有無限可能性。

對那些根本上已經不認為自己的人生還有可能性、一切都只能順著體系軌跡或模型規劃去發展去「累積」的人來說,他們大概很不想承認「建立自己的人生」這件事讓自己感到很無趣吧!(活著還是單純的、不停地滿足慾望就好!)──或是就乾脆把自己的人生拿去塞理論框架算了!至少看起來像是個很有原則深度想法的人。


【以下是後續補充,以上保留原文不修正。】

發現有人搞不懂(可能我上面沒有講清楚):今天大家常講的左派跟右派其實是種虛假的區別法,它最早的意義應該關於是政治態度(右派保守、左派激進),而不是政治主張。

雖然一開始不是,但今天的左派跟右派基本上都同意使用自由市場制度,只是他們對自由市場的價值/缺點看法不同。但這不重要,因為兩派的主張都會產生自我矛盾,像我上面的討論,重新整理一下的意思應該是說「自由市場的產物(例如英雄協會)其實(在追求商品或服務的競爭力越來越好的過程中)最後都會帶有政府形式與官方色彩」,所以右派其實是左派!

企業在特定領域強勢到極致後的現象,其實有個名詞叫壟斷。對某些追求極端自由主義的右派來說,政府就是種壟斷,──但他們這種極端的態度本身就不是右派該有的了!根本上他們就是激進左派。但就算不提左派,一般人也應該懂企業和政府的不同:企業運作的目的或優先照顧的對象是董事、一般股東、高階經理人...以下或其餘都是雜毛,但政府不可以這樣幹,政府存在的目的(或說承諾)就是在合理範圍內照顧全體百姓。

但同樣不提右派,一般人也知道今天的政府根本無心照顧全體百姓。

也就是說,政府的管控不過是提供新的機制與交易平台,讓有心人用新的方式去繼續擴大貧富差距而已!──今天除了極少數的富豪以外,絕大多數都是靠政治力干涉在保護自己的財富或既得優勢,無視這點的左派其實只是把對制度的堅持從「市場制度」轉移到「政治制度」而已,這豈不是右派?

(覺得這番說詞很鬼扯的人,請自己去認真看看外國對於左派右派最新的見解吧!)

那為什麼我討厭左派?........其實我只是說「我討厭左派」而已,有讀懂我在漫畫討論完後寫的東西的人,應該會知道「我TMD一樣討厭右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