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美女與野獸】其說這是童話改編,不如說這是混入了奇幻魔法風格的古裝電影

這部電影的劇本出乎預料的細膩。

例如考究之嚴謹,讓原著有了完全不同的樣貌,與其說這是童話改編,不如說這是混入了奇幻魔法風格的古裝電影。電影裏頭有提到「莎士比亞」,還有「去巴黎最重要的觀光景點是聖母院(還沒有其他宮殿)」,所以我們可以推斷故事的時間背景是在十七世紀中期,法國剛打完宗教戰爭、開始發展「精緻」的貴族文化、路易十四也開始試圖主政。簡單來說,娶一個出身貧民的「美女」為妻,講的其實是封建貴族放棄自己的頭銜轉而擁戴法國君主集權制度的過程。

說到故事性,雖然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例如貝兒的發明家天分除了開頭的「洗衣機」外,就再也沒有發揮的機會,但基本上是瑕不掩瑜。

乍看之下就是動畫版的換湯不換藥,但其實它幾乎完全不需要增加旁支劇情就讓原版卡通的劇情厚度倍增不少,(除了三段故事以外,其中有一段還不到三分鐘,)在很多原著就有的片段補充了些小細節,例如一句不影響劇情長度的台詞,或是一個小動作,甚至還有「讓人物的性格變得更扁平」來反向的讓這個腳色變的更有深度,但先不提這個,主菜應該是「美女愛上野獸」的合理性。



我們早就已經習慣各種娛樂與流行文化跟大家訴說各種感人的愛情故事或令人寒毛豎立的英雄豐功偉業,那數量之大之頻繁已經到了說是種「轟炸」也不為過。

但百年前並不是如此。營養不良、瘟疫、遺傳疾病、季節性感冒、犯罪事件、野獸、外傷細菌感染、戰爭.......在平均壽命不到四十歲的時代,有家業的人「只關心」怎麼維持家業,小老百姓「只關心」怎麼傳宗接代...這其實才是合理的!

說白了,勞動、高階知識技藝、宗教信仰...這三個東西就是人生的重心,不管你是哪個階級、哪個角落的人,都不例外!人們對人性的各種面貌,諸如愛情、勇敢、仁慈、正直........甚至是自私、謊言、或粗暴,其實認知很有限,大抵不脫「宗教神話」或「道德寓言」的範疇。

所以一個鄉下小地方實在沒理由開的起「書店」或「藏書室」這種東西。

乍看之下,這是個「老用父權習慣箝制女性的人身自由和探索人生的權力」的小鎮,但這反而是更精準地呈現那個時代的樣貌!(父權...有那麼可怕嗎?)

女主角貝兒所承受的批評反映的其實是他們出身自巴黎、父親是把女兒當斯文人在培育、這對父女和這種鄉下小地方格格不入的事實。

但這樣的條件會讓貝兒在小鎮中被批評,在野獸(王子)眼中,卻是個理想伴侶所應該具備的條件!(他畢竟不是他父親,也不會單純的因為「想要解除詛咒」、「因為女主角是個美女」就愛上她。)

相對的,不會覺得女人識字、愛念書、敢跟男人頂嘴是「很令人厭惡的事」,也不會因為自己的美貌就積極的奉承自己、還會主動流露自己的負面情緒,這也是野獸(王子)在貝兒眼中身為一個理想伴侶應該具備的條件。

這樣豐富的內容(對於愛情的描繪和想像)是原著(不管是童話或卡通)所完全比不上的!


除了這個「主題」以外,這部劇本的手法其實有個地方也很「前衛」「不流俗」,那就是「加斯頓」這個腳色(還有他的「跟班」莫里斯)。

直到今天,像這樣的人──英俊、武勇、充滿自信、還有戰場英雄的光環──都還是很容易獲得眾人的肯定與崇拜。在鄉下小地方過著用小腦就可以解決一切、碰到了問題都有跟班搶著出主意的生活,看似無害、好相處、甚至可能是個不錯的人。

但這種人開口要多講話,講的話要不是沒好話、要不就是很傷人,一旦真要自己出主意,下流自私的程度連崇拜自己的跟班都看不下去。

劇本並沒有多浪費篇幅去解釋「這個人怎麼會變成這樣」、或是(像卡通原著)把這個人塑造成「要為自己的錯誤選擇負責的悲劇負面人物」,就只是很用力的往一條「把這個人描繪的很扁平」的路上去!

這就是一個壞人!這種人經常不經意地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徒然的消耗自己的信任、時間、熱情......直到自己被他利用殆盡後徹底拋棄可能都還不能理解原來這個人心腸如此歹毒惡劣卻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不是很討喜的腳色,但卻是劇本中唯一一個真正「有獨特必要性」的腳色。否則貝兒的性格也有很多可能,艾瑪華森可以演貝兒,但很多女演員也可以演貝兒,講話的腔調、臉上的表情...並沒有「非要如此不可」。至於路克伊凡斯的詮釋方式......我選擇持保留意見,畢竟這樣的演出經驗在他來說也算第一次吧!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金剛:骷髏島】黑.白鯨記 + 【這不是越戰啟示錄】+ 「We gotta to get out of this place」



故事一共有兩線,分別是抖森帶領的科學家探險組和山謬傑克森與古德曼大叔帶領的士兵組。

抖森這邊的故事主線是取材自經典電影,但跟【羅根】的半調子公路電影加「擷取經典西部片人物形象」不同,這片認真的把很經典的電影形式「We gotta to get out of this place」拿出來重現在越戰70年代。

這有多經典?例如【終極戰士】(特戰部隊被困死在南美叢林)、或【異形二】(海軍陸戰隊被困死在外星球上)、或【星際傳奇】......如果不只考慮「用雙腳和戰鬥殺出一條路」,也把「用智慧和工業知識技術製造逃生方法」也考慮進去,甚至還有【幽靈船】或是【火星任務】或是(凱文貝肯主演的)【透明人】....也有一些比較奇妙的版本,例如早期的活屍電影(把主角們困死、製造一堆好像可以逃出去的假機會、然後隨著劇情推展再一一戳破這些假象。)



至於士兵組這邊的故事主線又可以切割成前後兩段,或說是「士兵」與「指揮官」。

前段/士兵的部分很大膽的顛覆了過去電影或流行娛樂文化看待越戰的方式...

越戰並不是一場失敗的戰爭!──如果能夠冷酷的忘掉那些士兵人命傷亡。──這場戰爭刺激了經濟,豐富了美國文化,緩和或激化了很多階層(種族)的問題,反戰文化、嬉皮文化、流行文化、各種階層與觀點的解放.......

說到士兵...這片也大膽的顛覆了越戰士兵的形象。瘋狂的沉迷在戰爭殺戮中?不!戰爭適時地提供了潤滑劑讓族群有機會互相接近並理解彼此建立深厚的情感,男人在戰場上用在生存與死亡間掙扎的焦慮緩和了很多性衝動或父權焦慮(?)讓女權主義有機會真的壯大成形........

從這些結果來看,其實越戰事件「很美好的事情」。

戰爭帶給士兵或人民的傷痛...其實就好像資本主義下有人致富脫離了原來的經濟階層、但也有人落入貧窮陷阱......看待或評價事情的觀點太過度集中在某一面恐怕有點不公平不客觀。


到了後段/指揮官的部分,就是集中在向經典文學『白鯨記』致敬。

只不過金剛是黑的,指揮官也是黑的。


整體來說,劇情其實頗為單純,觀眾可能會還沒進入狀況(或才開心的暖身完)就發現電影已經演到要收場了,但其實它的結構跟技巧都比【羅根】豐富與成熟,──「所以會看得不知不覺啊!」

說它是冒險電影、戰爭電影、怪獸電影、某種時代文化圖像錄....都可以!都有一定的水準。



第一次在大螢幕上看到景甜,必須要說她並沒有那麼花瓶。

戲份雖然少,但口條很好,而且相較於女主角布麗拉森的臉型,她的存在讓整部片柔和不少。──天生氣質萬歲!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極度空間/X光人】真正的奴性

「外星人入侵」到底是什麼?

從通俗娛樂的角度來看那只是種「美蘇對峙」(或是軸心國與同盟國對壘)的延伸,外星人就象徵著「無孔不入的敵國間諜」或是「明目張膽入侵的外國軍隊」。偶爾會有些作品試著不流俗的擺脫這兩大方向另闢途徑,例如「外星人是抱著善意來希望跟人類和平共處,但文化差異造成糾紛不斷......」等等。

本片也算是種另類的外星人入侵電影。

因為故事裡的外星人其實不是外星人,而是社會潛規則下的既得利益階層,而入侵也不是入侵,就是為了保護既得利益階層所發展出的各種謊言與假象。

這些謊言與假象,綜合起來說白了就是「奴性」兩個字!不過它對奴性的描繪比較全面。奴性是包覆在「自以為務實」「自以為理性」的外衣下。



畢竟「毫無人性的非人類(怪物)正在全面掌控這個世界」這樣的概念很難讓人接受!雖然我們/心理學已經開始有「反社會」「毫無良知」這樣的概念出現,但是主流社會仍不重視這樣的資訊,知道的人也鮮少將它和眼前社會所發生的事情做出連結。(在電影中,要瓦解外星人的入侵其實只需要靠「大家都警覺到外星人存在我們周圍蠶食鯨吞我們的尊嚴與生命」,就好像我們必須要理解「善惡」這樣的概念已經不夠解釋很多我們在各種犯罪或社會事件背後看到的醜陋與亂象,繼續用「善惡」這樣的概念所衍伸的策略會失敗也是必然的。)

因為忽視這些資訊,所以每次有社會不公不義事件發生時,問起「該怎麼做?」最後會勝出的答案不外乎是「喚醒大家的良知」或「訴請掌權者聽見大家真正的需求跟心聲」這兩類的變化。(其實電影的結果就提示了「真正的改革或對當權者的反擊往往是少數人孤注一擲豪賭的意外結果」,真正的「V怪客」始終只有一人,其他人只是戴著面具觀看煙火的旁觀者而已。)

而這樣做的結果也不外乎是另外兩個結果:1.隱藏在主流中的掌權者用名不見經傳的理由將大家個別擊破;2.將主動出手攻擊/譴責「怪物」的人列為社會公敵(要其他「非怪物」者也相信這些人對他們有危險)...

那些知道真相的人巴望著朋友或是萍水相逢的人相信他們...如果運氣好還可以打贏,但很多時候只會被當成到處騷擾別人的瘋狗吧!

顯然早在上個世紀八零年代,美國的思想界就已經懂「用取笑、譏笑、激起憤怒、或是營造文化階層來激發人們對體制或主流產生不滿」是不可行的!這過程必然造成雙方(鼓動者與聽閱者)痛苦和互相敵視。(所以主角要和朋友在骯髒的後巷裡把彼此打得鼻青臉腫.......莫非這是【鬥陣俱樂部】的原型?)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羅根 Logan】就是血肉橫飛、殺戮不斷的【鋼鐵擂台】父女版

不要誤會!電影很好看!

首先他們都是科幻片!而且都採用B級科幻片的策略來做出A級科幻片的質感。──聽了一定一頭霧水吧!

早期的B級科幻片會礙於製作經費限制而選擇用現代的場景(不僅僅是風格而已)來營造「這是發生在未來的故事」的氛圍。比如保羅范赫文的【機器戰警】和【魔鬼總動員】,或是雷利史考特的【銀翼殺手】。

(以保羅范赫文來說,)一方面這是在暗示與控訴「資本主義確保了科技進步的果實只有富人能夠享用,窮人只能在貧民窟或工廠中被時代遺忘,」另一方面也可能顯示了「科技進步帶給人類的便利可能會出現在任何地方」,例如建築技術雖然不變,但電腦科技改變了汽車、電視、機器人的性能。

【鋼鐵擂台】中的機器人就很有可能會在「不算太遙遠」的未來實現,「自動駕駛貨車」更有可能在「比不算太遙遠還要更近一點」的未來上路。(這樣的故事、這樣的背景...是在反映現實?還是反映電影人所感受到的「科技進步的脈絡與規律」?)



除此以外.........

兩部電影都有一首相當強烈的歌曲旋律貫串整部電影,不過一部電影把音樂用在開頭,一部用在結尾。也都以美國中西部的公路(和重點都市)場景貫串其中。

而且它都是講一個人生已過壯年、頂峰不再的男人怎樣的不肯放棄、最後卻在「怎麼證明自己可以為人(子女)付出關愛」的過程中找回了尊嚴和平靜的故事。(休傑克曼近期的電影都帶有這種性質,不管是【悲慘世界】,還是【鋼鐵擂台】。)






不過「The man who comes around」這首歌用在金鋼狼獨立電影中,竟然意外的賦予了整個「X戰警」系列、特別是這部片的背景一個很奇妙的寓言。

每個生命個體或許都象徵著一種無限的可能性,而去發揮跟探尋這個可能性就是每個生命存在的形而上目的。當這個目的被完成、或說這個生命即將邁向終點時,那是非常壯麗驚人的一刻。(雖然歌曲講述的是啟示錄的末日景象,但用在「每個人的死亡」一樣也適用。)

講白一點,我們總是恐懼自己被列入「未開化」、「未進化」、甚至是「即將被淘汰」的一類,為了克服這種恐懼,我們總是渴望自己可以跳脫這個「類別的被標籤」儀式,所以總是有人希望自己可以永生、或是擁有無上的權力去決定別種生命的去留或價值,甚至是直接扭曲其他生命個體的型態(不管是抽象概念的生活方式,或是具體的「型態」)

雖然進化與否是事實且客觀的,但真的有「進化的世代」或「將被淘汰的世代」嗎?同一個世代或族群中也有各種差異!這是最簡單的答案。但完整的說明應該是:其實每一個世代或新族群的開始都是單一個體而已!最終只有單一個體是真正被選上、要引導其他生命走下向一個演化或進步的階段,其餘都是實驗品、被淘汰物!──如果整體社會中其實絕大多數的人都屬於被淘汰者,顯然...去比較被淘汰者與存留進化者的價值差異,或是去恐懼這個過程,是沒有意義的一件事!

可是這個進化或不進化、淘汰或不淘汰的問題仍然支配了很多科幻空想創作,幾乎已經變成了一種「想不到東西可以寫或填塞時就拿來用」的假議題。(創作者/編劇/故事發想者根本沒有思考這個層級議題的能力,就只好在那邊不停地暗示觀眾「這些人想扮演上帝好邪惡」、「這些人不想承認自己比較低等就獵殺比自己高等的人好下流」...)




回歸到電影實際內容中。扣掉我上面這種這種毫無脈絡的發想以後,這部電影的整體基調就是種西部片,(【鋼鐵擂台】也是,)講沒有根的人如何拖著已經疲憊不堪的腳步繼續在大地上遷徙流浪、或寄身在簡陋的避難所中逃一天算一天,──逃避自己的責任,或是過去歲月所欠下的債務。──天地非常大,會讓人有一種錯覺就是:也許有某個角落是自己的「報應」看不到、也找不到的,自己只要找到那個地方,就可以平順地避開這一切,不用擔心自己的年少狂妄會給自己留下什麼副作用。

但他終究在自己的女兒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債」!看到了他從沒學會控制自己的野獸本性的事實!(當野獸本性無處發洩,就只好靠酒精慰藉或平息它。)

除了動起一身欠缺保養、被酒精糟蹋得不成樣的老骨頭保護女兒以外,她能夠給女兒最大的禮物就是一絲被愛的溫暖去安撫她內心的兇暴........

除了感動以外,大概還是感動兩個字而已吧!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反社會電影其實本來是種電影大宗。

譬如傑森的母親在十三號星期五中選擇屠殺不相干的人來發洩自己的怨恨,而電影選擇引導觀眾的情緒、讓觀眾就算不厭惡她也會「體諒」她,這裡頭所使用的就是種反社會的觀點。──簡單來說,就是用非正當手段控訴這個社會的不公不義。

(早期的恐怖片經常會賦予殺人魔屠殺這些受害者的「合理性視野」,這種手法的本源應該是種「反社會」。)

所以一般來說,電影中提到的反社會應該還要能夠跟「道德虛無」或「犯罪電影」做出區隔。

雖然這些電影也都會有反社會的影子或要素。譬如【太保密碼】就是典型!「為了追捕這些毫無法治概念、手段凶狠毫無節制的罪犯,竟然用上了最大尾的流氓警察!...為什麼警察體系中可以存在著如此人物?這豈不是本末倒置?」


但,重點是這些電影本來是種電影大宗。會萎縮到今天這種地步,主要是因為電影觀眾年齡層不同,青少年跟女性變成了左右電影票房的主力,──成年男性向的電影變成



因為反社會是件美好的事!因為我們這個時代和這個社會並不道德!甚至經常很邪惡。

可能很多人會反對這樣的說法,因為「常識」告訴大家「社會提供了各種庇護和方便大家遵循的公平法則,這些都超過它帶來的限制或不友善。」

但這是狗屁一堆!

社會的存在是種人們基於人性與道德原則下互助互動的產物。是人們選擇了合作跟庇護彼此,還有自願的討論出公平法則後遵循它,(這就是信用的開始!)而不是社會主動出現並提供這些東西。



但這個社會確實提供了一些東西...看過在學校中品學兼優的乖乖牌嗎?

如果我說「其實大部分的乖乖牌並不是真的乖乖牌」,一定很多人搶著點頭。乖乖牌裏頭有些人是因為掌握到了在檯面下胡作非為的技巧,也有很多人是因為掌握不了這種技巧,所以只會安分以換取獎勵肯定。

像「受師長信賴的團隊領導人」經常會在危難中變成「貪圖領導位置」「顧著趁機排除異己」的壞人,這些人能夠成為這樣的人,靠的其實正是社會提供的「規條」和「庇護」。

如果還沒理解這段話背後的意義,我可以說明白一些...

任何理性的思考和聲音都會知道「質疑跟挑戰社會的負面性」永遠先於「維護社會權威的正當性」。

(麥特戴蒙的【心靈捕手】就是因為這樣,被我訂為「影史最邪惡的爛片」,因為它毫無道理的把人們的反社會情緒定義為「心理缺陷」,也因此完全否定了「反社會」的必要性、正當性、與正面意義。)

所以...如果一台囚車在荒野絕地中出了差錯,最後的英雄一定不是警衛獄卒,而是某個囚犯;最大聲最囂張的壞蛋或許是囚犯,但最終擋在英雄面前的,一定是獄卒化身的惡棍。

這是公式?不!這是某種娛樂文化的社會義務!它有必要在無意間告訴觀眾這個事實!



社會提供的庇護其實經常也可以沿用在「拍攝電影」本身。

譬如這次的【自殺突擊隊】經常收到的惡評之一就是「動作場面平庸」...(靠!這不是我自己也在用的嗎?)

仔細思考一下:動作場面要不平庸幹嘛?

答案很顯然是:讓看電影除了內容以外,可以有一種「完全無視內容」的藉口!電影追求動作到了極致以後,動作便成了電影的實質內容,不再是戲劇。

這種策略其實是很奇怪很不合理的。問問骨灰級的觀影人「爆米花電影是什麼鬼咚咚?」

對!看電影配爆米花的歷史非常久,但難道看電影的目的竟然是給自己製造胃口消化爆米花!.......可是這討論無法進行下去,所以點到為止。




(待補完...)

所以那些在社會中適應不良,甚至生存困難的人,如果不是被淘汰,或甘於當個邊緣人,不然就要「活在社會中,但明確的反對這個社會,不跟社會和諧共處。」

(待補完...)

所以...雖然【自殺突擊隊】被我評為爛片,但我也強烈建議年輕人走進戲院看...
電影不是讓人看完覺得自己很潮很優秀的,電影是真的可以直入人的心靈,讓人改變讓人進化的...
看看這部電影,如果可以深入理解劇中腳色的視野,或許...可以增加你/妳免於被一堆在這個社會中氾濫的謊言荼毒的機會。

【12道的大屠殺 Massacre on aisle 12】我們都對錢上了癮

一家五金百貨行在聖誕夜前夕來了位臨時員工Dave。Dave很快發現這家店很不對勁,收銀員Tara不管對誰開口都是三字經、但只有你有鎮定劑就可以讓她幫你口交,不知道幹嘛的Pharms老是躲在閣樓夾層密室裡抽大麻和自製毒品,黑人Black Jack總是懷疑別人有種族歧視,但事實是五金行的副經理Jack真的有種族歧視還老愛自己為幽默,(所以稱跟自己同名的黑人為Black Jack!)店經理Kipper是個深櫃同志兼娘炮,清潔工Otto有很嚴重的戰場創傷症候群...



預告片中還有聖誕老人和聖誕老人的女助理Barbie!這兩人不幹正事就在那不停打情罵俏!(難以想像Barbie其實是本片的執行製片!)



結果大家在地下室的鐵箱中發現了一個死人,死人懷中抱著一大包錢,──大家幾乎都想獨吞這包錢,然後擺脫這個破爛五金行裡的破爛工作!一場廝殺看來是免不了!只要他們有那個智商別把自己弄死就好!



其實大家一開始並不是都支持私吞這筆錢。

反而是在爭執的過程中,口角、偏見、對和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做出的人身攻擊......導致大家開始武力相向,不可避免的就是有人受重傷,之後對立緊張的情緒又升級、不可避免的就有人死亡。

好吧!其實原因大多很愚蠢!沒那麼戲劇化。

但大家要錢並不是因為對自己的人生有什麼期許!

Tara的藥癮只是一種象徵,Kipper對於當個「不出櫃的同志」本身就有一種執著,(出櫃反而會要他的命吧!)Jack則是對各種惡劣語言有種無法擺脫的依賴!(這是他努力工作的原因,希望能夠在職場獲得某種權力然後用這種權力逼迫別人忍受自己的糟糕言行。)

(錢本身並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或渴望,這是很奇妙的地方,但是他們到頭來都無法抗拒的只好跟「平分」或「私吞」這樣的誘惑做了妥協。)

所以雖然都是一票性格很糟糕的傢伙,但彼此的差異又很明顯很有特色,卻又有著除了「性格很糟糕」以外的戲劇共通點,算是頗有巧思的劇本。



電影的製作技巧有點不太一致,攝影方式時而呆版,但時而很有創意。

特效的部分就沒什麼好交代的,都是盡可能的廉價,雖然噴了很多血,但其實並沒有真正殘忍的畫面出現。

不過卻有正面露兩點的鏡頭......留給有機會看電影的人發掘了。

(對了!Jack本身也是本片的導演,看的出來他玩得很開心。)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魔詭Morgan】有情感的低判斷力,或無情感的高判斷力,孰優孰劣。



這片是典型的結局大逆轉。

只是它逆轉的地方並不是什麼出人意料顛覆常理的劇情走向,而是很基本、但又很高明的玩弄了觀眾的認知:你根本不知道這部片在演什麼,但其實都擺在你眼前了。

甚至可以說它玩得比【靈異第六感】或【頂尖對決】都還要高明。



可惜它的表面主線太過老套:失控的人造生命。

但這顯得這位年輕導演對於咀嚼文本的能力還勝過大導演。

其實並沒有什麼失控的人造生命。玩弄具有情感生物的道德性?如何防備科學失控的危險?本片也對這種議題並沒有興趣,而是單純的想要呈現並議論:企業決策運作的本質是如何的冷酷無情與充斥著謊言。



就企業的角度來看,人造生命摩根被創造的目的其實連創造它的人都不曉得。創造者以為摩根會被作為商品或武器,但企業只是徒然的把它當成一個必然會被淘汰與銷毀的測試用樣本...這個時候,劇情真正逆轉的地方就來了...企業真正在意、或想要生產的,到底是什麼?...或說到底在哪裡?



說白了...

我們的命運或存在的原因,會不會無形間都已經被(並非所謂「冥冥之中」「無法捉模的命運或神」,而是可以觸摸或接觸到的實體)這樣給決定好了?



片中,兩位女演員博鬥的戲碼其實水準頗高,以套路式的演出來說算在高水準之列。